杰西卡那头的阿朝哟

主播相关文章敢上升真人or推荐给主播←当然这个不可能))头给你锤爆。
纯圈地自萌,上升三次暴躁老哥提伞来见
异能者系列所有设定在未与我知会一声前并不能使用。

【卡维生日12h/溯因绘源】于市井喧嚣中

时间 0:00

上一棒:我自己

下一棒:@落幕

 学长生日快乐!

 如有ooc致歉,对家退散

 本篇又名为《各方被无死角硬塞狗粮的痛苦》

  两人已交往设定





一、

  奥摩斯港家居店的老板今天很沉默。

  无他,那位大书记官再次前来挑选家居用品。倒不是他不想赚钱,但自从实地考察了大书记官那套房产后,他对人的审美认知产生了新的理解。

  不是贬义,但那些木根雕像真的有那么好看吗?

  于是家居店老板重重地叹了口气,脚步一拐挪到隔壁水果摊上唠嗑去了。

  日子一晃而过,艾尔海森已经有一年多时间没有过来买新家具了。所以在墨绿色披风进入视野的时候,老板甚至愣了一下,然后才反应过来上前接待。

  [嗯...装潢不错,比你的品味好多了。]

  [我可不觉得你有什么资格来评价我。]

  金灿灿的发色撞入老板眼里,他目瞪口呆地看着跟在艾尔海森身后走进店里的另一个人。对方肩上是漂亮的条状披风,隔壁服装店的老板当时还给他看过,并自豪于它的每一处设计和用料——一个月之后,它就被卖了出去。

  [遇到了相当识货的年轻人,衣服在他身上也很适合他。]

  服装店老板相当满意。

  [噢,他是卡维——你可能没什么印象,但是卡扎莱萨宫你总该有印象吧?那就是他主持设计的。]

  所以,为什么书记官会和建筑师同时出入?难道前者终于意识到家里可以不止摆放木根雕塑了吗。

  当然,他没有时间去细想了。卡维对于家居这方面明显比艾尔海森要熟悉的多,三两下就看中了些许商品,并且跟他商定了送货的时间,然后就听见卡维喊道:

  [艾尔海森,快来结账!]

  ?

  [我以为你还要在你华而不实的装潢上再浪费半个小时。]

  书记官合起手里的书本,接过订货单简单扫了两眼之后就签下了自己的名字。边上的老板看的一愣一愣的,之前自己也劝过他别总盯着木雕看,但艾尔海森就像是跟那堆木头绑死了一样,绝不松口,可现在......

  老板看了眼手里的订货单,那上面跟木雕的关联只剩下一个小号猫猫摆件了。

  目送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地离开,老板看着手里的订单百思不得其解。这时恰好赶上他的女儿从教令院回来,一进门就逮着他问:

  [刚才那是书记官艾尔海森先生吗?!居然能在奥摩斯港看到他,真是太意外了!]

  [是他,但赛娜,你看起来好像有些激动过头了。]

  [当然了!]赛娜把改版虚空调出来,在上面飞快输入什么,[尤其是跟卡维先生一起出门,简直了——他俩关系向来不对头。]

  [可是赛娜。]家居店老板看着订货单不解,[刚才的家居是卡维先生挑选的,书记官只负责支付摩拉。]

  [啊?]


二、

  书店老板最近也相当沉默。

  无他,虽然不是像隔壁家居店老板那样,但每次卡维总能在艾尔海森待在他店里找书的时候一把逮到他,就已经说明了事情的不对劲。毕竟书店还是会跟学者们接触亲密,于是他或多或少也知道这位大书记官很难被人找到,但—

  风铃叮铃铃地响了,鲜红的条形披风打着卷儿飞进书店。卡维熟门熟路地跟他打了个招呼,然后顺着他的直觉从书堆的角落里薅出了一整个大活人。

  [这次又是谁?]

  [噢,是风纪官。]卡维习惯性地把他有些卷翘的头发理顺,一边推着他往门外走,[他们要申请调动卷宗记录,赛诺找不到你。]

  艾尔海森勉为其难地抬脚离开,低声念叨两句。声音夹杂在风铃的清脆响声里被糅合到一块听不真切,书店老板只看见两个人相携而去的背影,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  总觉得两位的状态,已经不能用[关系不好]或者是[普通的朋友]来形容了。

  赛诺在他的办公室等了一会,大老远看见一个金色脑袋冒出来就松了口气——边上是谁已经不用猜了,只要卡维找人多半都是能找到的,当然,仅限艾尔海森。

  边上陪同跟随的风纪官也松了口气,待艾尔海森把流程走完后,就被催促着离开办公室。赛诺看眼他俩神色游移不定,最后领着人先一步匆匆离开。

  [刚才我脸上有东西吗?]艾尔海森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,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。

  [刚才是没有。]卡维绕了过来,扶着对方后脑勺在他脸上亲了一口,[现在有了,来自男朋友的吻。]

  艾尔海森愣了一会,随后把卡维毫不客气地请出了办公室。

  [工作时间不要打扰书记官工作,谢谢。]


三、

  黄昏,傍晚,五点五十九分。

  艾尔海森表面还在埋头工作,视线却一直往挂钟上看。

  咔哒咔哒的响声仿佛在预示着他的解放在即。

  还有三十秒就能下班了。艾尔海森这样想着,然后不动声色地提起自己的包——

  [艾尔海森?我进来了哦。]

  小吉祥草王在上,为什么阻拦他按时下班的是神明本人呢。

  艾尔海森不动声色地把包放回原处,打开门把纳西妲迎了进来。

  但是他头上刚才明显[超有精神!]的小聪明草这时候已经蔫巴巴地垂了下来,变得无精打采。幸好纳西妲的本意不是真的要让他加班,于是敲定方案之后就把他放回了家。

  但人生不来点转折简直就是在浪费乐趣,于是在他刚走出一小段路之后,老天爷很干脆地开始哗哗倒水。

  艾尔海森:.......

  幸好凉亭离他所在的位置不远,于是他赶了过去,准备等雨停了再说。

  停雨?不可能的。

  过了很久很久(主要是艾尔海森觉得很久)之后,远处传来了细微的“哗啵”声响,还夹带些许电子杂音。艾尔海森抬头一看,卡维撑了把超大号的双人伞往这边赶来,梅赫拉克飘在他身侧上下浮动。

  [就知道你会在这。]卡维收了伞,拿手背贴他额头,[看起来没烧,幸好幸好,不然你就等着被健康之家的医生再唠一遍吧。]

  [然后回去之后你再唠一遍?]艾尔海森伸手让卡维把他拉起来,脑袋枕上对方肩膀,[同一件事重复两遍是浪费彼此的时间,我以为你知道。]

  [哈?上次谁把你送到健康之家的?]卡维揽着他的手捏了捏人脸,[事务多就不要强行加班,你今天的黑眼圈很明显你知道吗?]

  [那是提高工作效率,我不打算让自己的每一天都要适当加班。]

  [懒得跟你计较!趁着雨不大赶紧回家——]


四、

  于是当两个人回到家,吃完饭且都冲了个热水澡之后,艾尔海森就被摁在客厅的大沙发上擦干头发。

  每天多余的加班时间无疑是相当消耗精力的,艾尔海森安安静静地坐在沙发上任由毛巾吸走他发间的水分,有一句没一句地跟卡维掰扯的有来有回。太阳穴隐隐发疼,他今天中午没来得及午休,回家后疲倦感一下子全都爆发出来,让他开始昏昏欲睡。

  头上的毛巾被撤走,又换成了带着按摩球的梳子把头发理顺。他仰起头想跟卡维说些什么,身子却不受控制地后仰,然后被对方轻车熟路地搂进怀里。

  [艾尔海森?艾尔海森?]

  卡维试探性地叫了几声,回应他的是清浅的呼吸声。

  最近艾尔海森的工作量突然增加了很多,这几天回家明显疲惫不少。更何况就在三天前还发了烧,本来也不适合再保持高强度的工作...噢,这下子倒是睡得很沉。

  卡维报复性地捏了捏他的面颊,把人带回了自己卧室给他盖上被子,随后自己也躺了进去。指挥着梅赫拉克把灯关上并打开他自己特制的房间控温机器,两个人裹在同一张被子里入睡。

  艾尔海森在睡梦中感受到热源的接近,没等他动作,热源就主动蹭了过来,把他包裹起来。睡意起伏之中,一直盘踞在太阳穴的痛感似乎也在缓缓消散,只剩下了美梦。

  这一觉睡了很久,幸好第二天他不用上班。

  艾尔海森轻车熟路地把自己从卡维怀里拔出来,挪开自己腰间的手臂下床去做早饭。等到卡维被香气饿醒,艾尔海森已经坐在餐桌边享用属于他的那一份早饭了。

  [如果你想早上喝冰咖啡的话,我不会阻止你。]

  [我猜你舍不得。]


  

如题,维海点梗

  征集一下大家想看的设定或者是一些梗

  我基本上是以小短文形式来写,可以看合集里的内容了解。

  最近看到有些人蹦挺欢啊,别栽坑里了。

  啊哈。

  请明确这是维海点梗,不要看错tag噢。故意看错的我就不客气啦。

【维海】等你十八岁再爱我

  *感谢维海三群的鸭篷梨老师提供灵感来源

  *在梗和冷笑话方面达成了对彼此的认可

  *大量私设

  *幼驯染,所以关系不走原剧情【大概】,ooc慎入

  *对家退散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一、

  艾尔海森从小就和其他孩子不一样。

  别人家的孩子尚且在玩闹的年纪,他已经能够独立识字和阅读书籍,并经常泡在祖母的书房里。与书籍为伴是他的常态,直到祖母看着他到了可以上学的年纪,让他去了一趟教令院感受氛围。

  无聊,无趣。

  小小的艾尔海森跟一群大了他十岁的学生坐在同一间大教室里,屏蔽了周遭的窃窃私语,两眼放空盯着黑板看。上面的东西他都认得,听懂也不成问题。但老师介绍知识的过程实在枯燥,他索性翻起了书的后半内容。

  “喂、喂!”

  课间休息时间,艾尔海森抱着自己的书本想先一步离开位置,却被人拦住了去路。

  他抬头一看,对方灿金的头发率先映入眼帘,随后就是一张与他年纪相差不大的面庞。彼时的卡维头发不算长,只用了一两个发卡别起了部分刘海。

  “那个,我刚才看你好像上课都心不在焉的,难道你都听懂了吗?”

  “差不多吧。”艾尔海森回答完他的问题,抬脚欲走,“没别的事的话,我要去下一间教室了。”

  “哎-你为什么跟个老头子一样!!”卡维干脆拽住他的衣袖不撒手,“闷葫芦一个!一起走啦、我们课表一样的。”

  艾尔海森本来是打算回绝对方的,但当他跟卡维对视的那一瞬,又收回了这个想法,鬼使神差地点了头。

  

二、

  这是一节基础课。

  从另一个角度也说明了,他们两现在无聊的很。

  跟他们坐在一块的也都是大不了他们几岁的孩子,却一个个都在奋笔疾书。卡维转着手里的笔目光四下游弋,最后又落到了看似认真实则神游的艾尔海森身上。

  胳膊被人戳了戳,艾尔海森这才回过神来。他打开卡维悄悄塞过来的纸团,上面只有一句话:

  你不听吗?

  艾尔海森下意识放空了一会,拿起笔写下回复后塞了回去。卡维赶紧把它悄悄藏进袖子里,然后趁着老师板书的时候打开看:

  嗯,家里有看过这方面的书。而且挺无聊的。

  劲爆评价,卡维对此做出的反应是又写了一张小纸条塞回去:

  你好厉害!!我没听懂的地方你能教我吗?!

  ......教给别人知识吗?艾尔海森捻着纸条边沿一角把它搓到卷起,末了才缓缓回了一句:

  如果你不介意的话,可以。

三、

  “教令院的感觉如何?”

  晚间饭桌上,妙论派出身的祖母端上了他喜欢的萨布兹炖肉,把餐厅的灯打开。艾尔海森把书签放进书里夹好,走到厨房水池边踮脚洗了手之后坐上饭桌。

  “感觉...枯燥、无趣,没有在家里看书舒服。”他如实回答,“有一个人问我,我能不能给他讲题。”

  “如果你想做,那就去做。”

  星期六的下午,两个人在智慧宫碰面。艾尔海森拿了祖母给他的许可证,来到约好的地方等人。这里人来人往,大多数都是在教令院学习了有一段时间的学生。艾尔海森小小的个头反而显得突兀,路过的人都免不了要多看几眼。

  “喂——艾尔海森,这里!”

  卡维蹦蹦跳跳地蹿进智慧宫,漂亮的灿金色头发扯上太阳的金丝一块飘了进来。艾尔海森抬眼看了方向,随后从面前摞好的书本里抽出一本厚实的竖了起来。

  “智慧宫禁止大声喧哗。”

  于是他看见卡维以极快的速度瘪了下去,拖着步子挪到自己身边坐下。但他依旧记得正事,于是把翻开的书本推给他看。

  卡维凑了过去,两个人脑袋挨在一起,小小声的讨论弥散在空气中。

  

四、

  介于艾尔海森并不想到教令院上学的原因,卡维每周六下午都会到智慧宫找他。

  “你真的真的不打算来吗?”

  又是一个周六,卡维埋在书堆里的脑袋猛地抬起。

  “不,那里没什么好的。”艾尔海森头也不抬,手上书页又翻过一页,“在家看书的效率更高。”

  “——你还是这个死性子。”卡维又趴回书堆里嘀嘀咕咕,“哎,你要是来教令院会去哪个派系?”

  “首先一点,非特殊情况我不会选择进入教令院求学。”艾尔海森说,“学派之间各有长短,我可以不做选择。”

  “哎——好吧。对了,过段时间我就要跟着妙论派参加实践了哦!!”

  卡维只是随口提了一句,没想到艾尔海森竟然从书里探出视线,将他上下扫视一遍后出声:

  “记得多带点药,免得跌伤。”

  “你这家伙,什么意思啊!!”

  “没有别的意思,觉得你可能很会需要这些东西而已。”

  “喂!!”

  到了出发那一天,卡维背着背包在教令院广场上排着队。周围都是妙论派的师兄师姐,他们互相扎堆凑在一起聊着自己的课题,只有他自己孤零零地站在原地。这并非是大家孤立他,而是因为他年纪还小,暂时不需要考虑课题。

  就在他准备跟着队伍启程的时候,前面的带队导师又停下了脚步。他弯下腰嘴唇动了动,然后排在他前面的师兄师姐刷地让开了道,还伴随着些许打趣:

  “哎呀,小卡维都有人挂念了哦。”

  站在导师身侧的正是一段时间没见的艾尔海森。

  他曾经把出发时间告知对方,但对他会来送自己不抱希望——毕竟只有每周六才见面,算不得情谊深厚。结果他不但来了,手里还提着一个包好的小方盒子。

  “祖母说,做我想做的事,所以我把这个带给你。”

  艾尔海森将盒子递给他,擦了擦额上的细汗。那时候他还没有开始锻炼自己的身体,常年不走动导致他的体质有些下降。卡维呆愣愣地接过他的盒子,最后伸手紧紧抱住这个“朋友”:

  “等我回来给你带特产噢!!”

  是夜,帐篷搭起,卡维在篝火边打开包裹,里面是一份用了特殊方法保温的、做成肉饼样子的萨布兹炖肉(幸亏艾尔海森写了菜名),一些常用药物和说明书。

  “好贴心噢,卡维的朋友真厉害!”

  一旁忙完晚饭的师兄师姐围过来,把卡维和小盒子围在中央。

  卡维莫名其妙地得意极了。

  

五、

  实践是动不动就有的,卡维也很难保证自己每周六都能跟艾尔海森见面。

  于是当他再次走进智慧宫时,坐在老位置的少年抬起了头。

  艾尔海森似乎是进入了正在拔高的年纪,跟以前小小只的模样完全不同。他抽条似的长高了,卡维远远看过去竟然以为自己跟他差不多高。但他脸上的神情依旧是淡漠的,菱形瞳里面依旧是沉浸着一块方方正正的红。最引人注意的还是他身上的教令院服装,以及头上别着知论派的徽章。

  “你入学了?”

  卡维在他身边坐下,把他扳过来上上下下好一顿打量。别的不说,光是这张脸就不难想象到对方在学院里可能会有的人气。艾尔海森任他打量,半晌吐了句话。

  “我的祖母去世了。但她希望我能平静快乐地生活下去,所以我才来的教令院。”

  卡维被这句话给愣了一会,之后慷慨地展开自己的手臂把艾尔海森揽进怀里。

  “我在。”

  其实在来找艾尔海森之前,卡维就听过留守教令院的同学提到的传言。比方隔壁知论派的天才新生、知论派有史以来最不解风情的学生等奇怪传闻。虽然没有明确提到姓名,但卡维总觉得那就是艾尔海森,错不了。

  跟后者见面后,对方的表现也印证了他的想法,并且在围观了一场他与同学的小辩论之后彻底实锤了这个事实。

  “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。”卡维目送对方怒气冲冲走远,随口调侃。

  “那也只是以前,过去并不能定义现在。”艾尔海森翻过又一页书,“沉溺于过去没有意义。”

  卡维难得地不觉得心梗,可能是从小就跟艾尔海森待在一起,因此具有了强劲的抗性。

  “但是,如果你不抓紧时间的话,下周一会交不上你的设计图吧。”艾尔海森点了点他的图纸,指尖在台灯照耀下显得分外温润,“到时候会不会看见妙论派卡维学长被通报批评?”

  他收回那句话。

  

六、

  卡维跟艾尔海森告白了。

  事情发生的很突兀,连卡维自己也说不上是因为什么原因。或许是因为艾尔海森日渐成长而变得更加出众的外貌,也可能是他越加丰富和得到众人赏识的学识?还可能是因为追求者的络绎不绝、或者是同窗之间的互相打趣?

  他很怕哪一天艾尔海森会离他而去,融入自己不熟知的群体。

  总之,当他把艾尔海森约到凉亭,别别扭扭地告白完之后,面对对方的回绝陷入了沉默。艾尔海森也不知道该怎么办,他凭着直觉第一时间拒绝了对方的请求,仅此而已。

  啪嗒。

  细微的声响让两个人都愣住了,卡维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,才发现上面有些许水渍。

  感觉像是在攥紧的衣服里攥到了刀片一样,扎进手心刺痛的感觉瞬间涌上心头。

  艾尔海森也露出了慌乱的神情,他从没见过卡维这个样子。之前也并非没有人在被他拒绝的时候当场落泪,但卡维不一样,他是卡维。

  是那个一直一直陪在他身边的卡维。

  于是他手忙脚乱地给卡维擦干眼泪,在面对学长质问的时候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回绝的理由,甚至连学业为重这种借口都没想到。他一面给卡维擦着眼泪,一面构思措辞,最后做出了约定。

  “等到我成年的时候,你再来告白吧。”

  

七、

  时间过得飞快,距离那场告白也过去了三四年的时间。

  在这段时间里,他和卡维各自都有了不同的发展,一起合作过也分道扬镳过。等他接到一封信并附带两把钥匙的时候,他就下意识地在分配下来的房产里留出了卡维的房间。

  “艾尔海森,你打算怎么过你的成年礼?”提纳里在他眼前挥了挥手,“已经是二月出头了,不好好想想?”

  “到时候聚一次吧。”艾尔海森回过神来,“叫上赛诺他们,提早一天。”

  ......还是不提卡维吗。提纳里一面应下打开虚空联系别人,另一边悄悄给卡维去了消息。

  成年礼还是很热闹的,只是主角有些心不在焉而已。送走了所有客人后,艾尔海森把餐厅收拾好,坐在沙发上随手拿了本书。结果翻了几页,越发觉得里面的内容眼熟。

  是了,这不是梅赫拉克的观察记录么。他信手翻了几页,里面是当时自己和卡维共事时他顺手写下的,后面被卡维发现还用他华丽的笔法补上了几句说明。

  他顺着时间往后看,门口似乎传来些许轻微吱嘎声响。

  墙上的挂钟在这一刻敲响十二下,二月十一日正式到来。

  房门准时被敲响,三长两短。

  艾尔海森迟疑了一会,还是决定去把门打开。

  门锁咔哒转了转,伴随着一阵哔哔声响,梅赫拉克瞬间冲上去跟他几乎脸贴脸。小箱子的表情是很高兴的 > < ,围着他上下跳了好一会才肯停下让开位置。

  在梅赫拉克身后,卡维手里抱了一大束的玫瑰,脑袋上面还顶了几片叶子——

  “我们忘记提醒他头上有叶子了。”赛诺有些歉意。

  “无所谓,不重要。”提纳里腿蹲的有点麻,“什么时候出去起哄。”

  “我快不行了。”莫名其妙被拉过来的加扎里很痛苦,他的同窗也一样痛苦。

  

八、

  最后他们是被气急败坏的邻居赶走的。

  在卡维如愿向艾尔海森再次告白,并获得对方的回应之后,吃瓜大队终于发挥了他们的作用。

  然后被愤怒的邻居投诉了。

  “小年轻不要大晚上的告白!!让不让人睡觉啊!!!你们没事吧!!”

【维海】大巴扎那晚的夜

  *xql模式

  *邻居早就知道他们在同居,看破不说破罢了

  *真情实感 小梅出没 兰那罗出没

  *《艾尔海森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哪了》

  *虚空暂时没有被关闭前提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卡维披星戴月归。

  他习惯性地去掏他的房门钥匙,手却摸了个空。

  完蛋。

  须弥城里虽然不会有极端天气,但夜里还是会有寒风呼啸和落叶漫天飞。至于为什么肯定有落叶...

  卡维扯下糊在自己脸上的叶子,再次把口袋掏了掏,甚至试图把梅赫拉克也拿来抖一抖。他的随身物品不多,除开他可亲的小梅之外,就剩下一些工图和纸笔。

  思索再三,他给自己的好学弟打了个电话,过了许久也没人接。

  真是奇怪,艾尔海森不可能不注意虚空动态啊?

  一些处于大巴扎人群中心的书记官打了个喷嚏,他现在心情不错,难得地不打算尽早回家。

  寒风再一次呼啸而过,卡维神色复杂地抱着梅赫拉克和他的工图坐在小板凳上(据说是艾尔海森顺手放的,很明显帮了大忙),望着外边清清冷冷的月光开始叹气。

  当他叹到第三十次的时候,一颗神似卷心菜的东西突然冒了出来。

  “呀、是那菈!没有回家的那菈!”

  “哈?什么没有回家,我只是没带钥匙!”

  “为什么需要,'妖石'?”小小的叶子大大的疑惑,兰帕卡提扭一扭她的叶子,“'家',可以直接进去。”

  “...有些呃、那菈。”卡维腾出一只手接住她,“怕自己的'暴葬'被别的那菈拿走,就给自己的家门上锁了。”

  “噢噢,锁!是能锁住大大铁块的锁!”兰帕卡提像是恍然大悟,蹦了起来,“锁,金色那菈用火可以打开!”

  ......不,那样的话他就别想住这个房子了。卡维拍走干脆把门烧了的想法,把梅赫拉克放到地上给试图扒拉的兰那罗看。

  “这是、比大大铁块小很多很多的小小铁块!!”

  “这样说好像也没什么问题...”卡维看了一眼梅赫拉克,他大概猜得出大大铁块是什么。

  纵使有兰那罗陪伴,这孤寂的时间依旧很漫长。卡维托腮望向那一轮圆乎乎的月亮...失策了,今晚刚下过雨,天上没有月亮。

  一些幻想失败的大建筑师开始试图把视线放在兰那罗身上,突然想起那个脾气不算好的兰百梨迦。

  照理来说,他这个年纪不该看得见兰那罗,可他就是看得见。于是在被带去认识其他兰那罗的时候,卡维遇见了跟艾尔海森很像的兰百梨迦。虽然脾气看起来不算很好,但在卡维给他们修好屋子、帮忙赶走坏蘑菇之后,这一只大大兰那罗勉强认可了他。

  并在他面前展示了一刀一个大大铁块的威力。

  卡维对兰那罗天真烂漫的印象就此改观。

  兰百梨迦某种意义上像极了艾尔海森。比方上回他俩难得结伴出去探索遗迹时,他惊恐地发现学弟打架比自己还狠一点这件事。

  “神之眼的有无对我来说不重要,但是打人更疼了。”艾尔海森把偷袭他们的佣兵绑好,“只要能达成目的,我无所谓用什么方式。”

  卡维看了眼自己的箱子,它愉快地在空中晃了晃,像是非常赞同的样子。

  好吧,也许他说的对。卡维捡起柴火把篝火燃起,取出食材熬了一锅浓汤。

  “汤汤水水不利于在看书的时候吃。”艾尔海森接过那碗香气四溢的浓汤这样评价,“不如我来...”

  “停,停!就你那把炖肉做成饼的风格?”卡维舀起一勺汤吹凉,瞅准空隙把勺子怼过去,“毫无美感,创始人看见你这种做法都会气活过来。”

  “难道你把烤饼搭成卡扎莱萨宫就是有美感的?”艾尔海森循着香味张嘴,鲜浓汤汁落进胃里,暖融融的,“最后都要敲碎了吃,不觉得你在做无用功吗?”

  “你...!”

  不对,为什么要想的这么深远啊??

  卡维甩了甩脑袋又拍拍脸,想点别的。

  然后他的脑海里又想起艾尔海森难得动手的样子,一招一式尽抓着对方要害打。黑绿交错的披风在身体带动下甩出弧度,被靴子和紧身长裤包裹的腿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。

  艾尔海森往往会在察觉到他的视线之后尽快结束战斗,然后踩着不急不缓的步子过来问他:

  “在想什么?”

  “在想艾尔海森打架的时候真好看。”卡维下意识地回答,“符合我美学的...怎么是你?!”

  艾尔海森,他堂堂妙论派之光的脑内回忆当事人,正站在他的面前。

  卡维懵了一会,想起刚才的脚步声。

  原来那不是回忆里的影像,而是艾尔海森确实就在回家的路上,由远及近。

  “怎么了,我看你还没说完。”艾尔海森扫了眼悄悄躲起来的兰那罗,把卡维拽起后放了几个墩墩桃在凳子上,“进屋说。”

  “你是不是把我的钥匙拿走了?”卡维跟着他进去,梅赫拉克在后面操控工图浮起来跟着走,“虚空也不回!”

  艾尔海森想起被他当骚扰信息处理的消息,难得心虚地别开视线。

  “饿了?我从大巴扎带了吃的回来。”

  “不要转移话题。”卡维抓住他的肩膀,把他的脸扳正面对自己,“食物不算补偿!”

  卡维板起脸的时候,红色竖瞳的压迫力就会弥漫出来。艾尔海森被迫跟他对视,菱状瞳里的色彩被染上了和卡维一样的红色。深邃的红色在两个人的对视中像是完成了某种传递一般,他们一个伸手环住对方,另一个扶住对方后脑勺低下头去。

  梅赫拉克把锁落好,乖巧地飞到最软的客厅沙发上进入休眠。

  直到床垫另一侧落下重力,艾尔海森才把视线从书上挪到刚落座的学长身上。

  卡维的发梢还滴着水,正拿着毛巾随手搓着。他习惯性地薅了几下就想把毛巾丢开,却在半空被人截住。

  “如果不想明天早上睡醒头疼,还是把头发擦干更好。”

  毛巾再次落到卡维头上,艾尔海森的手隔着毛巾细致的擦遍每一处发丝。卡维仰起头方便他擦额前发丝,顺势探臂捞住对方肩膀在他脸侧响亮啵口:

  “有你。”

  艾尔海森不动声色地加大力道。

  作为控诉他用力过猛的答复,艾尔海森如同常日一般窝进了暖呼呼的被窝里。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*没错那个没带钥匙被关门外的怨种是我。

【维海】随笔

  小情侣黏黏糊糊多好

  *不想搞太复杂的

  *对家退散

  *两位已交往前提

  *私设满天飞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  一、强弱

  在须弥人眼里,代理大贤者艾尔海森先生的压迫力远高于他的妙论派学长卡维。

    毕竟卡维吵不过艾尔海森是众所周知的。

  但两人应当是旗鼓相当的,甚至卡维更胜一筹,一位匿名大风机关这样评价。

  有好事者曾怀疑这番话的真实性,遂跟着难得需要二人同时带领的考古队深入赤王遗迹探索。

  遗迹内部机关重重,尽管两位都是神之眼的持有者,但双拳难敌四手,多多少少都受了伤。

  艾尔海森的右臂也在其中,裁叶萃光暂时不能继续释放它的威能。所幸面前的遗迹机关已经倒下,暂时没有危险。

  “医、医疗箱在这。”负责担任助理的学者找好掩体后开始呼喊,“大家先往这里过来...!”

  艾尔海森点点头,准备过去汇合。但步子刚迈出几步,身后又再次响起遗迹机关的运作声。

  还有一个...!

  他下意识地把自己的剑换到左手,想凭借不甚熟练的左手剑给自己争取时间。

  “别逞强,后退!”

  艾尔海森只觉得右颊传来些微痒意,腰间被人紧紧揽住往后一带,激光线恰好炸在刚才自己所站的位置。他下意识侧头去看,卡维耳间羽饰尽职尽责地蹭蹭他,主人则是在击退遗迹机关之后抓住四叶印一路飞向掩体。

  好事者曾尝试在两人完成伤口处理后过去旁敲侧击,但被一把大剑拦住了去路。

  “他在休息,有什么事等醒了再说。”

  此时恰是夜间时分,一群人出了遗迹后在外面安营扎寨,月光慢悠悠地给帐篷盖下被子。艾尔海森坐在帐篷前借着火光看书,右臂上的伤口敷好了药,些许安眠作用催着他进入梦中。

  卡维挨着他坐下,见状把人搂进怀里,梅赫拉克在他的授意下驱使大剑挡在好事者身前。

  “已经很晚了,你也该早点去睡才对。”

  火光与月光的交融互映下,卡维眼里神色晦暗不明。好事者看着面前这个抿唇不语的妙论派之光,第一次怀疑起虚空的真实性。

  哪有什么垂耳兔一般的无辜眼神,这分明是雨林里的长鬓虎,在暗中窥伺着可能对他和他的猎物不利的目标。那双红瞳的警告意味十分明显,加上卡维双手抱臂横在他和帐篷之间,场面一度陷入停滞。

  最终还是好事者先松了口,讪讪离去。

  

  二、睡眠

  在两个人谈恋爱之前,他们都是各睡各的,互相不打扰对方。

  谈恋爱之后,卡维对艾尔海森床上的长条抱枕产生了极大意见:

  “我强烈建议把它搬到客厅去!!”

  “驳回,那是我睡觉要用的。”

  彼时正是晚上,难得提早交完工图的妙论派学长抱着枕头去找他的小学弟同眠,然后成功吃到了长条抱枕的醋。

  一番激烈的斗争(?)过后,卡维如愿顶替长条抱枕的位置,并且示威地把学弟往自己怀里搂紧几分。

  艾尔海森不动声色地往外挪了挪。

  卡维又搂紧了一些。

  “你再用力会把我闷死。”艾尔海森说。

  好吧,好吧。于是卡维勉为其难地松开些许空间给他调整位置,然后搂着他睡过去。

  实际上,艾尔海森会有长条抱枕的更多原因是因为他习惯抱着东西入睡。但当抱枕变成了自己男朋友之后,他反而有些许不自在起来。

  卡维没有想那么多。他现在低头就闻得见对方头发里藏的洗发水味道,清浅呼吸一下下洒在他肩上。他埋进对方颈窝里深吸气,然后跟着兰那罗进入梦中。

  第二天是休息日,艾尔海森不必早起去上班,但生物钟依旧催他按时睁眼。入目即是卡维依旧沉浸在梦中的睡颜,他打量了许久,最终搭在对方肩上的手臂使了力,两个人瞬间贴近许多。

  这样也...不错?

  周围暖乎乎的,仿佛置身温泉中一般。

  ...很舒服。

  

是这样,社畜人今晚暗搓搓打开电脑准备搞点东西的时候,就被这个在屏幕上摁出了一堆e的东西砸了脑袋,还挺疼。

事后拿起来看了一眼确实很有分量,所以宁对我的创作有什么意见建议吗?